麻豆传媒外送

“这是……”

所有幻灵族人都露出了惊容,除了幻灵灵皇外,其他人哪怕是融虚高手都不得不退开了几步。

只因为,这股突然苏醒的气息实在太过凛冽霸道,仿佛诸天上下唯我独尊。

浓重的煞气幻化成了一团黑云,在玉凌周身缭绕,无尽汹涌澎湃的力量一瞬间贯通他身上下,化作了最狂猛的浪潮。

玉凌的两大功诀不受控制地极速运转起来,仿佛脱缰的野马一发不可收拾。

当道原诀冲入四百周天的时候,玉凌不禁喷出一大口鲜血,只感觉一片新的世界蓦然向他打开。

“融神意于天心,化气海为天河,则修成道原诀五重。”

在凝墨刀强大神力的助推下,玉凌一时如灵魂出窍般,恍恍惚惚间日月星河皆在心意之中,万事万物都不过是一缕渺小的微尘。

他能看到破败的步虚国皇宫,能看到冰域雪晶族人的身影,能看到绝域的凶兽仰天咆哮,能看到石域岛下深藏的矿脉,能看到雾域亘古不散的飘渺云雾。

他甚至看到了封灵星之外瑰丽奇异的星云,看到了无数呼啸的空间乱流,看到了这个深邃无垠的大宇宙。

他的意念轻飘飘的没有重量,游走在万丈红尘间,仿佛高居尘世之上的神明,芸芸众生、苍山大河都触手可及。

这是一种奇特的……一切尽在掌控的感觉。

Candice大摆性感的pose

玉凌朦朦胧胧的气海中也多了一条银色的长河,不知从何处来,更不知向何处去,似乎湍流不息,又似乎静止凝固。

天河之水粼粼烁烁,溅起的每一滴浪花,都是最为精纯凝炼的灵力。河水汹涌流淌过玉凌身,轻轻松松地调动起了他所有的力量。

如百川入海,又如九九归一。

玉凌的心神忽而一片澄净,他像是没看到对面的幻灵灵皇凝结出了滔天紫气,只是神贯注地沉浸在大循环的流转中,如入天人合一之境。

“杀!”

这是凝墨苏醒之后的第一句话,或者说只是一个字。

当玉凌爆发了所有潜力,硬生生忍着剧痛站起身来的时候,凝墨就醒了。

他本是桀骜不驯的,也是心高气傲的,所以当面对人族高手围攻的时候,他宁可死也不愿成为他们手里的工具。

可是玉凌不一样。

他从这个人族青年身上看到了一样的坚韧不拔,一样的百折不屈,以至于他残存破碎的灵念就这样不经意地被深深触动。

他想和这个人并肩战斗,而且也唯有这样的强者才配将他握在手中。

他虽然忘记了很多事,但那些烙印在骨子里的东西他永远也不会忘掉。

由煞气化生的凝墨刀,本就只属于杀伐与鲜血。

不管面对的敌手多么强大,唯一战而已!

融虚境的浩瀚灵力奔流不息,与破玄境的玄力和凝魄境的魂力共振共生,将玉凌的气息一瞬间推入到了一个恐怖的境地。

没人会把他当做一个普通的融虚高手。

因为即便是登临道境的幻灵灵皇,这一刻也感到了莫大的威胁。

三大体系同修,再加上一件煞气无边的神级灵器,绝对是颠覆修炼等级的恐怖组合。

幻灵灵皇忽然有一丝后悔,早知道被逼入绝境的玉凌会爆发出如此凶悍的力量,刚刚就该直接将他废掉。

这一刻,幻灵灵皇没有丝毫保留,悟道境的灵力和塑魂境的魂力融汇在一起,化作一场遍及天地的紫气洪流,势不可挡地向着玉凌铺卷而去。

“嗡——”

整座月牙山都在簌簌颤抖,山腹穹顶出现了无数裂缝,仿佛下一刻就会彻底崩塌,将所有人掩埋其中。

但这只是外泄的一丝微不足道的劲力罢了。

紫色洪流遮盖了所有人的视野,哪怕融虚强者眼前也只剩下了一片茫茫紫意,幻灵灵皇和玉凌的身影完消失不见。

广灵星君等人忙不迭地凝出一片灵力光罩,竭力阻挡着余波的冲击,饶是如此他们也暗暗叫苦,只感觉随时都有坚持不住的危厄。

紫秉元默默地注视着无穷无尽的紫气,脸色无比凝重,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他的脸上还有些不正常的苍白,显然上次和玉凌一战,伤势还未完恢复。

紫秉文则警惕地盯着自家小妹,生怕她头脑发昏,不管不顾地冲出去护着那个敌族青年。

然而紫尘若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幻,像是一具毫无生气的木偶人,沉默地伫立在原地。

她的目光穿透了层层紫气,看到了最深处的两道身影。

一个是她的父亲,一个是她喜欢的人。

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此时此刻却不得不分出个你死我活。

无论是谁受到伤害,都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可是世间之事,永远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意志而扭转。

就像这场差异悬殊的战斗,也终究要分出个结果。

当紫气散去的时候,时间仿佛静止凝固了下来,幻灵族人睁大了眼睛,也屏住了呼吸,呆呆地望着场上对峙的两个人。

出现在眼前的一幕顿时让众人心惊肉跳,骇然失语。

只见玉凌紧紧握着凝墨刀,那锋锐的刀尖正抵在幻灵灵皇的胸膛上,而幻灵灵皇的食指则轻轻点在刀面。

两人仿佛变成了不言不动的雕塑,就这样长久地保持着这个动作,凝滞了好几秒。

压抑的气氛让幻灵族人有些窒息,他们简直难以想象,一个融虚级别的年轻人竟然能将灵皇陛下逼到这样的境地,因为这副场面竟像是玉凌占了上风。

以魂力为主修的幻灵族,按理说是不会给敌人近身的机会的。

“咳咳……”

最终还是幻灵灵皇的咳嗽声打破了沉寂。

殷红的鲜血从他唇边流淌而下,而他的脸色也苍白如纸,一看就是受了不轻的伤。

幻灵族人吓得不敢说话,之前八大高手齐齐围攻也没能让陛下受一点伤,没想到现在只剩下玉凌一人,却比先前的大战还要激烈。

紫尘若的脸色也变得煞白,因为她已经看出了这场战斗的结果。

幻灵灵皇静静地注视着面前的青年,眼眸里有惋惜,有惊异,甚至还有一丝佩服。

“可惜了,你要是我族之人,哪怕不是皇族血脉,我也可以允许你和尘若在一起,但是……”

他露出了一丝自嘲的神色,似乎觉得自己这些话太过幼稚可笑。

“你不会有机会了。”幻灵灵皇神情转冷,摇摇头转身就走。

“把他带下去吧。”走到一半,他又随口吩咐了一句,再次避开了紫尘若的目光。

“陛下,这是……”明虚药君迟疑地问道。

事实上,在场很多人都没搞懂发生了什么。

“凌儿!”

只有云照秋惊呼一声,含着泪挣扎着跑出去,扶住了玉凌摇摇欲坠的身形。

没人阻拦她,反正元灵族的几个人都翻不出什么浪花了。

幻灵灵皇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他按着胸口咳嗽了几声,咽下逆涌上来的鲜血,又道:“我已经废掉了他的玄力和灵力,不过他魂海有些麻烦,我暂且不好妄动,回头再说吧。”

“爹!”紫尘若压抑着怒气的声音终于在幻灵灵皇耳旁炸响。

他硬着头皮对上了女儿愤怒的目光,努力放缓语气道:“尘若,不要为难我好吗,你明知道你跟他是没有可能的,如果不废去他的修为,族里除了我没人能镇得住他。留他一命,已经是爹最大的让步了。”

紫尘若只是一眨不眨地盯着他,那目光中透出的复杂情绪竟连幻灵灵皇也看不太懂。

“爹,你明知道他跟那些元灵族人不一样。”她慢慢说道。

幻灵灵皇沉声道:“那又如何?他终究流淌着他们的皇族血脉。”

紫尘若抿了抿唇,整个人忽而平静下来:“所以你有你的坚持,我也有我的信念。”

早在玉凌和幻灵灵皇大战之前,她已经将一颗度空石偷偷塞给了云照秋。

她告诉对方,这颗度空石可以将人传送出几十星里之外,好处是无视任何空间壁垒,坏处是这种传送是随机的。

她还说,如果情况发展到最坏的地步,就由云照秋激活度空石的力量,送玉凌离开这里。

没人知道紫尘若有这么一件空间异宝,因为这是她娘亲单独留给她的遗物。

就像那颗紫水晶一样,那是她以前送给玉凌的生日礼物,无论玉凌在多远的地方,哪怕隔了两个星系,紫尘若都能感应到他所在的位置。

希望他不再遭遇险厄,那样的话,未来某一天,她就可以跨越无尽星海去找他。

无论这个路途多么凶险漫长,她都不会放弃。

这就是她的信念。

幻灵灵皇看见女儿决绝的目光,忽而预感到了不妙,然而当他转过头的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

原本的那个位置,玉凌已经消失不见。

只剩下云照秋平静地直起身来,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笑容。

明明她将沦落到生不如死的囚徒境地,可是这一刻,她却像是一位彻头彻尾的胜利者。

她也在为玉凌默默地祈祷。

祈祷几十星里之外的他,一切平安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