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最新安卓版app下载

“神的……垃圾场?”

“对,那应该是一个废弃的世界,或许毁于时间风暴,或许它本来就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影子。”1号笑着说:“老杰克最有意思,说那里是混沌。”

“混沌?”

“对,无秩序。”1号说道:“所以是混沌,在那里面甚至常见的规则都是错乱的。”

“失重?”

“有可能,我是没碰上过,老严进去做了个测试,出来后说,在那里面没有真理。”1号看了看我:“哦,他的真理就是……”

“物理学。”我点点头,老严的意思就是说,物理学在那里没用处。

“没错,我后来问过神,你猜神说什么?”1号看着我,我摇摇头:“什么?”

“他说那是极高的维度世界。”1号耸耸肩。

“这……”

“聊这些为时过早了。”有人说道。

我们回头一看,我傻了,鱼人族王后……说话?

文艺小清新女生的星期天

“我听错了?”我看向1号,1号摇摇头:“没。”

“卡罗,我们也是人类,这没什么稀奇的。”鱼人族王后呲着牙说:“这里有不一样的秩序,不是我突然会说话了,而是我说话你终于听懂了。”

“嗯……”我苦笑了一下,我的错?

“跟我来吧,你不是想看时间机器吗?”鱼人族王后说道。

我和1号互相看了看,跟着鱼人族王后走向了原本是温妮的卧室。

“你想知道的事情很多吧?”鱼人族王后问道。

“没错,多到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问了。”我苦笑着说:“或许……从伏地魔开始?”

“唉……”鱼人族王后叹了口气:“他对我族来说是个矛盾的存在,我们憎恶他,但又喜欢他,憎恶是因为他差点毁了我们鱼人族,更不用说他杀了我们的王,喜欢是因为……我们的王是个糊涂蛋,而他也给了这东西。”

鱼人族王后推开温妮卧室的大门,我看见一个奇怪的……门。

这扇门就是个直径大概四米的圆圈,平放在地上,不过它就像一面镜子一样,里面是一个让我熟悉的世界,几个鱼人正趴在旁边看着圆圈里面,突然一阵议论后,开始往里面抛了一卷带钩子的绳索,几个人开始使劲往外拉一个斗橱那么大的包装纸箱。

1号眨眨眼:“好品味,空调扇。”

我看了看鱼人族王后:“就是这么得来的?”

鱼人族王后点点头,指了指圆圈里面:“认识吗?”

“大……乐福超市?”我摇摇头:“大润发我知道,家乐福也逛过,大乐福?”

1号笑着说:“平行世界。”

“我去。”我看了看那箱已经从大乐福超市失窃的空调扇:“字是从右往左读?”

“平行世界。”鱼人族王后说道:“会有些不同。”

1号点点头:“其实想想就该猜到了,谁会发明用核电池的挎斗摩托车?”

等下,鱼人族这不是偷东西吗?

鱼人族王后看到我的表情后乐了:“别这种表情,鱼人族要生存,你们也需要家用电器什么的,我们也想回到以前的生活,可冰河期刚过,海洋需要休养生息。”

我点点头:“我就是担心会出事。”

“食物、生命体,过不来这个圈。”鱼人族王后摇摇头:“别担心,我们也会尽量小心,不让那个世界的人发现。”

“如果我跳下去……”我指了指‘圆圈’问。

鱼人族王后看了看我,认真的说:“可能会扭到脚,这里面有点高。”

“啊,我是说……能进去?”

“是的,但你回不来,如果回来,就会死的。”鱼人族王后说道:“我说了,生命体过不来。”

“单向的。”我点点头,看了看一会,指了指一盒标着XOB—Z的东西,哦,反着念就是Z—BOX,看包装上的图画,我知道那是游戏机,不过我认识的叫X-BOX:“拿这个。”

1号摇摇头,没说什么,鱼人族女王嬉笑着冲几个鱼人点点头,鱼人们把它勾了上来。

“神王,多谢惠顾。”鱼人抱过来笑着说,这意思是让我付账。

1号开始偷着乐,我翻了个白眼,摸了摸魔法阵,靠,只带了军火和罐头……

鱼人族王后很大方的说:“送你了。”

“哦,多谢。”

“不用谢,反正用不了。”王后冷不丁的补了一句,我愣了:“为什么?”

1号笑着说:“这个世界不光是文字从右往左读,左右都是反着的,游戏机手柄按左就是右,按右就是左,你玩起来不嫌费事?”

“呃……”我恋恋不舍的抱着游戏机,从上学开始就想要,可是买不起,如今穿越了,好不容易弄到一台,竟然是山寨货中的山寨货……

鱼人族王后笑着说:“也不是什么都有用啊。”

“天啊。”我把游戏机丢进魔法阵,不知道找老严的话,他能不能给修改一下?

很快,鱼人族有操作那个平行世界的圆圈门,换了一个平行世界。

“这东西是伏地魔做的?”我问道。

鱼人族王后摇摇头:“我不知道,或许不是,他操纵起来也不是很顺畅,他走后,我们也研究了很久。”

“别问了,古董啊,古人类的。”

“哦,奥拉,你终于搭理我了。”我说道。

奥拉叹了口气:“我整理核心啊,你弄得这些……我系统乱了好几天了。”

1号点点头:“简称宕机。”

“她们好吗?”我笑着问:“还生我气?”

“不怎么好,你一走,一家人吃了好几天金碧楼,结果吃腻了,做饭……特蕾莎倒是会,可她怀着孩子,谁也不好意思让她下厨。”奥拉说道:“于是就……四处蹭饭。”

我汗都下来了,除了特蕾莎,家算上仆人,再也找不出一个会做饭的来。

鱼人族王后摇摇头:“不要欺骗神王。”

“啊?”我愣了:“奥拉……你骗我?”

奥拉看了看鱼人族王后:“好吧,好吧,吃得好,睡得香,根本没空想你。”

我看向鱼人族王后,她竟然点了点头,我顿时心里难受的要命……

1号笑了:“虽然不是谎言,但也没说清楚,奥拉,你让零号心里很难受啊。”

“哦,要不你来说清楚?”奥拉得意的说。

1号摆摆手:“算了,零号,别担心什么,很快你就会清楚的。”

我点点头,还是自己人信得过:“这个圈是古人的?”

“没错,这叫裂隙门,有数据资料,但是是个失败的产品,本来是想连通平行世界的。”奥拉说道:“可是成了鱼人族偷东西用的大门。”

鱼人族王后没什么表情:“那我们把它沉入海底的最深处,然后继续过捕捞海中生物的生活,怎么样?”

奥拉咂咂嘴:“当我没说。”

“海里的情况很糟?”我问道。

鱼人族王后点点头:“200年,200年才能恢复如初。”

“我可以……”

鱼人族王后翻了个白眼:“这是自然,是生命,你个神王还做不到,你剩下的几个响指都用上也做不到,这不是复活生命,是繁衍,还是慢慢休养生息吧,建议你们人类也不要对海洋下手,否则我们对出航的渔船可不客气。”

“我会跟他们说的。”我说道,看来200年内,海鲜只能依靠进口了。

“这个裂隙门……”奥拉似乎很感兴趣。

鱼人族王后想了想:“可以,200年后给你们,那时,鱼人族就用不着了。”

“奥拉,你不是要从里面拿硬盘吧?”我问道。

“嘁,我费那事?我的机械手臂可以自由出入,那不是生命体。”奥拉笑着说:“对了,说正事,仗打的怎么样?”

1号简短的说明了一下,奥拉点点头,表情很平淡:“早打完,早回来。”

“知道,唉,你跟她们说说,好歹接个电话嘛。”我苦着脸说道。

“哦,我尽量吧。”奥拉走了。

鱼人族王后带我们离开了这里:“鱼人族在海洋中到处都是,我们可以帮助你们。”

“作战?”我问道:“算了,我带的人马足够了。”

“不,实际上,有他们帮忙,我们会轻松一些。”1号说道:“我们可以把虫族赶入大海,鱼人族会收拾它们的,在海洋里,鱼人族是不惧怕虫族的。”

鱼人族王后点点头:“只要在海里,虫族伤不了我们,它们的尸体也会腐朽成很好的藻泥,滋养海中的万千生物。”

记得提醒我,以后别吃海鲜了。

“要这样……那就太好了。”我说道:“谢谢。”

“不忙谢。”鱼人族王后笑着说:“不白帮。”

“我……知道。”

我就知道得付账。

有了鱼人族的帮助,断情军团几乎是进展迅速,东部军团横扫魔族的地盘,然后穿越冰封的地中海去了欧洲,抢了北部军团的生意,北部军团进攻受阻,懒得理他们捞过界的事情,看在都是自己人的份上,也没说什么难听的,因为自己牵制了虫族近半数的兵力,战事胶着,没工夫抗议别人多管闲事了。

东部军团这趟远航可是绕的有点大,本想在印度登陆,结果在鱼人族稀里糊涂的领航下,部队横穿印度洋,压根就没看见印度半岛和越南等地,直接回国了,并且在广西登陆,然后突入内陆,使用闪电战向北奔袭,穿插了整个共和国和蒙古,进入俄罗斯截断了虫族的援兵,缓解了北部军团的压力。

五天后

北部军团缓过气来后,开始分割包围,就地清缴虫族,横扫中东和西亚,这可不是个养人的活,虫族跟我们打地道战,总算魔法帮了大忙,掀地皮直接围剿就行了,碰上零星地道,就灌上水在加点辣椒油等着冒泡,由于水攻这种策略使用频率很低,所以虫族有没有对此进行突变,游泳,依旧是它们的软肋。

离开比拉城后,莫斯科团踩着一路凯歌的北部军团的足迹,回了共和国的故土。

……

“呃……你们这样不好吧?”我苦着脸说道。

2号眨眨眼:“知道,不动群众一针一线嘛,可群众……真的回不来了,我们什么都有,就是没钱,更别提粮票了,再说了……”

“再说,这些食品都快过期了,不吃就浪费了。”1号说道:“唉,2号,郑重提醒你一下,这时候共和国不用粮票了。”

嗯,又是我的错,我打响指恢复了旧世界,可是这里如莫斯科和长安城一样,高楼大厦、广场商店依然如故,但不知道怎么搞的,都是九十年代初的标准,对我们这些80后来说,满满都是回忆,于是,部队开始扫荡没人的供销社和国营门市部,食品有的是,只是距离我打响指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能吃的并不多,不,应该说北部军团给我们留下的并不多,这要是朱莉领军,我可以理解,可自己……谁开的头?

顺便说一下,即使回了老家,我也没地方住,这时候,我的家还是一片荒地,还没建设到这里呢,于是莫斯科军团就近在百货大楼附近扎了营地。

莫斯科军团开始了一段战时‘休假’,顺便了却一些孩童时期的心愿,反正都是自己,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这下有意思了,手枪已经没有用处,于是都往枪套里塞着装BB弹的玩具手枪,营房里放着红白机和老彩电,曾经的水下八关和上上下下左右左右也成了热议话题,偶尔也会看见一些家伙摘了头盔,往嘴里倒跳跳糖或1角钱一袋的小吃,又或者叼着2角钱一支的老冰棍,有人休息的时候,还会戴着六块钱一块的电子表,穿着15块一件的的确良衬衣,不少人跑少年宫举行奥迪四驱玩具车比赛,营地里到处飘着曾经看得起,吃不起的康师傅泡面的味道……

当然,有些东西大家也嗤之以鼻,听说过炒糖和核桃酥的笑话吗?我们验证过了,是真的,那个时代的点心挺硬的,但不管怎么说,都是家乡口味。

我叼着跟石头子一样的蜜三刀,翻着战报,380万精锐,撒出去才知道地球有多大,除了莫斯科军团,我没见过其他部队,大多是各友军部队留下的半开玩笑的留言条或者整理好的垃圾,大家都是魔法师,环保这点做的还是很好的,不过虫族造的孽也不小,光是经四路大街那个虫子洞,莫斯科步兵团就填了足足三天,以前开挖的人防防空洞,大多都成了虫子的秘密基地或者必经之路,部队要清缴好长一段时间,这也是莫斯科步兵团的主要任务——善后。

“有没有考虑过?以后搬这来住?”1号组装着一部四驱车,随口笑着问。

我摇摇头:“我会回来看看,但不回来住,夫人们大多对这里没什么感觉,长安城都是老熟人,住的会习惯一些,艾尔莎也不会来的,这里太冷了,外公外婆或许会回来也说不定。”

2号点点头,他从人防部军火库弄到了一支九成新的56半自动步枪,正在做保养,那是纪念品,这玩意儿对付虫族,除了让虫族翻个白眼,几乎没什么用了,可我发现人防部的军火库几乎都空了:“话说重建工作是不是早了点?战争结束再说嘛,整个团都放羊了。”

“好歹是老家,总得收拾干净,以后要住人的。”1号笑着说,他打开开关,四驱车的马达开始嗡嗡作响,车轮飞速转动:“啧,这黑豹马达就是好啊,原配的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不给孩子们拿回去几盒?”我笑着问,1号笑着摆摆手:“遥控飞机都嫌土,更别说这东西了,时代不一样了。”

2号看了看:“嗯,代沟,我说1号,你不装龙头凤尾和加重底盘,速度太快会翻车的。”

1号翻了个白眼:“我知道,你少拿缝纫机油抹那三.棱.刺.刀,会生锈的,得用干布使劲蹭才行。”

我叹了口气:“二位,要是无聊,我们去巡哨?”

“巡哨你就别操心了,过了十二点,武器一更新,灭虫族分分钟的事情。”2号笑着说。

“又出什么幺蛾子?”

“高达。”

“高……”我傻了:“模型玩具?”

“这时候有高达模型吗?真的高达。”1号笑着说:“你最好睡一会,明天各部队主官来开会。”

“免了,你们轻松的让我感觉心里没底。”我说道,我又翻了翻战报:“2号,你这战报……靠谱吗?”

“哪不靠谱了?”

“怎么感觉像是杜撰的?”我怀疑的问。

“哦,是加了点主观臆想和辞藻进行修饰,但不影响你从中了解各部队的动向。”2号笑着说。

我摇摇头:“感觉不对头啊。”

“哪里不对头了?”

“推进的太快了点。”

“不快,虫族收缩防御嘛,美洲才是他们的根据地。”1号说道:“硬仗在后面。”

我摇摇头,2号笑着问:“又怎么了?”

“你确定歼敌数字没错?”我问道。

“没错啊,你怀疑我加减法都算不对?我用计算器算得好吧,你可以侮辱我的数学水平,但不能侮辱计算器。”2号急了。

“可我怎么感觉最近焚烧的虫族尸体数量,比你汇报的要多呢?”

“不可能。”2号摆摆手:“要说往多里报,歼敌989只,凑整说1000,那是可能发生,少报绝不可能,再说了,一没勋章,二不升衔,三不发奖金,低下的人虚报干什么?”

1号点点头:“是啊,你又没细数,就是看着多,实际上没多少。”

“确定?”

“确定!”1号和2号同时说道。

我看着他们俩说道:“总感觉怪怪的,你们真没事情瞒着我?”

“我拿了三盘邓丽君的磁带。”

“我偷藏了四瓶喜乐。”

“去,谁问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