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年龄确认中国在线观看

现如今魔门十道重现江湖,掀起腥风血雨只为收集魔道十绝,当日在点苍山上,看那魔帝向雨田出手之间已经有了不死神功的影子,除此之外他又收集到了圣心决与半部赤血神功!

而在这之外,叶清玄还怀疑,这位邪帝恐怕原本便还应该身具一两门十绝,如此一算,却是已经有了半数都被他收集了!

再加上当日在密宗之中的遭遇,也让叶清玄心中颇为挂怀,想到这里,叶清玄不由的一阵沉吟!

不等他说话,心海之中系统的声音便陡然传来,此次系统的声音确实充斥着阵阵无奈之意,“宿主,你是不是忘了我了,当日我便告诉你有新的任务可以接受,你这倒好,十数日之间对我是不闻不问!”

“呃!”心海之中系统突然冒出来,却是让叶清玄有些不知所措,当日在长明灯阁顶,他虽然与系统达成了一致,但心中却总归有些不舒服,再加上系统不说话,他也就暂时放下了这茬!

如今系统冒了出来,叶清玄也正好就坡下驴,传过去一道心神,“好吧,那你且说说,到底是什么任务!”

“系统任务,邪帝之谜,邪帝向雨田乃是魔门十道中邪极宗宗主,多年来隐秘于江湖,如今现身人前,自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加上宿主曾经的遭遇,是以系统推出任务,邪帝之谜,只要宿主能够彻底揭开这个秘密,那么便可以获得丰厚奖励!”

听到这里,叶清玄一时间兴趣缺缺,这系统发布任务,实在是越来越不走心了,干脆就差直接说明,邪帝有问题,我系统想知道其中的秘密,宿主你去给我搞清楚,然后我给你奖励了!

在心中默默的摇了摇头,随后叶清玄回道“知道了,如有有机会,我会去完成的!”

沉默片刻,系统也只能无奈道“好吧,宿主你记得有这么一回事就行!还有,这支线任务你可以不做,但是你可别忘了三条主线!”

系统一番话说完,但他得到的,依旧只有“知道了,三个字!”

系统与叶清玄在心海之中的对话,不过片刻而已,那女子也只是以为叶清玄沉吟了片刻没有往其他方向去想!

大眼制服美女学生妹素雅打扮唯美图片

此时,叶清玄与系统交流完毕,抬起头来,看着女子笑道“姑娘恕贫道冒昧,方才你所说那断剑,是否此物!”

一边说着,叶清玄一边手掌一身,顿时一截晶莹剔透的剑刃便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这断剑一出现,便利是大放光明,这等情况,还是叶清玄得到它以来,还从未有过的景象,“莫非,这女子身上,有这断剑其余的部分!?”

与此同时,那女子看向叶清玄手中断剑的眼光也是蒙的一亮,而在她的心海空间中,也是突然一阵震动!

好不容易压下了心海之中的震动,这女子便即说道“正是这东西,不知道长……”

“福生无量天尊!”一声道号打断了这女子急切的声音,随后叶清玄的声响起来,“姑娘不必往下说了,此物乃是师尊遗留,自不可轻让,还请见谅!”

那女子闻言,沉默片刻,随后咬了咬牙,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一般的说道“道长,我名太武静!”

说完这话,这女子便一脸期待的看着叶清玄,然而叶清玄却是根本不为所动!

她是太武一脉之人,叶清玄早就猜到了,但是若仅仅想要凭借一个名字,就要从他手中得走这太武断剑,这女子怕不是有些天真了!

眼见叶清玄不为所动,这女子轻轻咬了咬面纱之下的红唇,眼中显出一丝犹豫,随后又无奈道“我的爷爷是太武信!”

“嗯?”这个消息却是让叶清玄原本如止水一般的心海,泛起了一丝波澜,不过也仅仅如此而已了!

今日,休说是太武信的孙女前来,便是太武信亲自再此,想要从叶清玄手中拿走这截断剑,却也不是仅凭两句话就能办到的!

“果然!”眼见叶清玄如此,太武静心中暗道一声,随后再次朝着叶清玄说道“道长勿怪,是小女子唐突了,当年之事,爷爷也曾明白的告诉于我,神剑乃是他亲手抛弃,如今太武一脉自然没有资格要求道长归还!”

听到这里,叶清玄依旧不置可否,他知道这女子定然还有话说,果不其然只听这女子继续说道“这太武断剑虽然曾是绝世神兵,但如今断成两截,自然神锋不再,否则以道长之能,又有神剑相助,那邪帝又岂能生离点苍?

而当今天下有能力重铸太武剑的,也便只有铸剑山庄那位大剑师了!”

听到这里,叶清玄顿时恍然,原来这女子是想要重铸神剑,看来神剑的其余部分,定然在她手中了!

那大剑师他也是有所耳闻,传闻其人乃是天下第一铸剑师,便是天剑宗的镇派至宝都曾过过他的手!

其人算算年岁,也有一二百岁了,自然也是一位武中圣者!

看叶清玄露出感兴趣的神色,太武静趁热打铁继续说道“小女子已经说动大剑师为太武剑开炉,时间便在下月十五,届时还请道长带着太武断剑到场!

小女子承诺,若是道长到场,助太武剑恢复旧观,定然会以太武一脉之人情,请大剑师亲自为道长铸一口神剑!”

听到这里,叶清玄的眼神终于有所松动,太武断剑在手,实际上对于叶清玄来说,不过一鸡肋罢了!

在离了那混沌空间之后,这断剑之中蕴含的锋芒也是日渐减少,恐怕他在动用几次,便会彻底沦为凡铁!

如今,他玉虚宫除却青源心海之中的那不能动用的太极图之外,便再无一口适合的镇派神兵,若是能以断剑换取,却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如此,且容贫道考虑一二!”叶清玄又是一阵沉吟,随后给出了这么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太武静闻言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最终却是忍住了,只是端起茶盏,默默的饮了一口残茶!

大殿之中的气氛,一时间显得有些尴尬,还是叶清玄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于是这才咳了一声,而后说道“姑娘,你方才说有两件事,但如今却只说了一件,那么了另一件却是如何?”

“这~~~!”听见叶清玄有此一问,太武静眼中顿时显出一抹明显到极点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