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车上抽插大姐二姐

公元311年十月初七的清晨,天色还不是很明亮……

“彦度兄,你起得那么早?!”

“哎,年纪大了,睡也睡不着了,不如早点起来处理一下公示,和兄倒是不妨再睡一会……”

“昨夜和彦度兄一起抵足而眠,真是人生幸事啊!哈哈!”

“呵呵,你老兄的呼噜可是吵得人睡不着觉啊!”

“哈哈哈!好像风声小了?!是不是雪也已经停了?!”

“嗯,半夜的时候雪就停了,不然我可真的担心我这顶大帐会被雪给压塌了!”

“哈哈哈,塌了也没有事,这能有多少雪?哈哈!对了,彦度兄,漆县城那边可有消息了?”

贾匹倒是没有想到和郁一醒来就会问起这事,不过这事倒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所以直接点了点头道“办妥了,漆县城那边已经由竺恢接管和镇守了。”

“那太好了!漆县城有竺恢大人镇守,想来应该无事了,索綝那些人即使想耍什么花样,也得好好想想你还在这里盯着!”

“索綝是个聪明人,他只要能冷静下来,就绝不会在他极其不利的情况下硬出头……”

“那接下来就要好好考虑怎么把那些龟缩在旬邑城的匈奴人给灭了!”

美女高腰牛仔不一样的清纯之美

“所以你现在应该赶紧吃点东西,尽快上路去把鞠特,梁综等人给我拉过来!”

“哈哈哈,这不是一大早听到这么一个好消息,心情大好吗?!”

“新平郡的匈奴人好对付,可是你别忘记了,那个赵染可不是能轻易对付的!”

“赵染……”

“如今我们缺粮,要想一鼓作气,并且赶在匈奴援军到来之前灭了他们,应该会困难重重……”

“匈奴的援军真的会来吗?!”

“这就要看匈奴人是怎么想得了,如果我是匈奴人,我觉得我会按兵不动,等待来年开春再计较……”

“他们那边不是也有会审时度势的人吗?!如果真能拖到来年开春,那可就真的太好了!”

“他们可以等到来年开春,我们却等不起!更拖不起!只有尽快逼着他们在这个冬季里决战,并且按照我们事先决定好的策略来战,我们才有机会可以把他们赶出去!”

和郁听着贾匹的这番肺腑之言,心情也是很激动,赶紧连连点头称是!

能睡在贾匹处理各种军机事务的大帐内,还能听到他这些深思熟虑了许久的话语,真的是难能可贵啊!

想先过去自己差点成了他的刀下鬼,如今却成了坐上宾,实在是让人唏嘘不已……

“匈奴人一定会按兵不动的!这样的严酷的环境,艰难的道路,我实在是不觉得他们会冒险来援!”

“我也希望这些匈奴人可以正常一些,毕竟他们最会奇袭战术的赵染已经被我们困在了旬邑城……”

“彦度兄,你觉得赵染还有机会能逃出旬邑城和新平郡吗?!这个人留不得啊……”

“看来和兄也被他过往的战绩唬住了,呵呵!”

和郁被贾匹这么一调侃,原本有些担忧的心情也随之轻松了不少,尤其是看到贾匹那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对赵染的顾忌也似乎没有那么强烈了……

就好像贾匹这个人,天生就能给别人信心似的,只要看到贾匹露出那种自信的笑容,和郁就觉得一切都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不过,和郁还是对漆县城那边有些担心,所以谨慎地提醒道“彦度兄,虽然现在漆县城有竺恢来镇守,可我总觉得漆县城那边不会那么风平浪静,毕竟我们的粮食供应总归是一个短缺,在裴苞和姚弋仲没有源源不断运来粮草的前提下,我实在是有些担心会夜长梦多啊……”

“和兄是担心那些诸胡首领不服统御吗?!”

“哎,我们对他们做下那样的事……”

“他们不会知道的……”

“话虽如此,可诸胡的习性总归于我们不同,我担心那么多人挤在一个狭小的城里,会出现各种矛盾,万一引起什么私斗,可就真的麻烦了!”

“平衡诸胡首领和关中大族之间的矛盾,这是竺恢应该去解决的问题,我既然把漆县城还给了他,那就意味着以后我也会把新平郡再次交还到他的手里,如果他连这点小事都应付不了,那他这个郡守也可以不要做了!”

和郁倒是真没有想到贾匹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难不成贾匹早就有了办法?!

可一想到平日里贾匹那种杀伐决断的手段,和郁心中也是突然一惊,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直接脱口而出道“彦度兄,你不要怪我说话直接,如果真的出现诸胡首领部不服竺恢,再加上索綝等人联合一起去对付竺恢,你会不会直接杀了竺恢来平息事端?!”

“我绝不会让这种最糟糕的可能发生!竺恢牧守新平郡多年,

自有他一套御下的手段,否则他也得不到这一方百姓的爱戴,所以我相信他一定有办法来处理这些事的!”

“希望如此吧,我也衷心希望不要出任何事情!”

“和兄尽可放心,我敢把新平郡还给竺恢,自然不会仅仅只是为了卖弄人情,更不会让任何人把局势再次弄乱,我已经给了窦氏族长一封锦囊,让他适当的时候交给竺恢,我相信只要竺恢能够按照锦囊上的办法去调动他们和匈奴人作战,我想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彦度兄,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这次去找鞠特他们也能彻底安心了!”

“哈哈哈,和兄啊和兄,照你这么说,我贾彦度一直给你的感觉都是不怎么让你安心的啊?!哈哈哈!”

和郁被贾匹说得老脸一红,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贾匹的这番调侃……

但不知道为什么,和郁看着自己眼前这个故作轻松,言谈儒雅的男子,心中竟是不由自主地一紧……

他明明是在如履薄冰般地处理着每一件都有可能让他兵败身死的事情,可他却还能谈笑风生,完不把自己的生死放在心上!

或许在他的眼里,已经没有什么事情比尽快驱逐匈奴更重要的了!

这样的贾匹,还真是让人看得有些心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