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app怎么搜索

年三十最后的温馨,竟然发生在了小蝶的家里,这是林宝没有想到的。

他以为和老婆一起过年就很好了,可惜许家那人心隔肚皮的气氛中,过年更像个名利场,尤其是对于私生女转正的许霏霏来说,那份亲情终究不够浓。

两室一厅的小屋里,酒菜丰盛,暖洋洋的气氛下,四个人推杯换盏的聊了起来,电视随意的开着,却只是当背景板。

“我好像很久没吃饺子了……”

“是吗,那快尝尝,我包了四种。”

“你们俩人,能吃完吗。”

“幸好你来了呀。”

小蝶积极的给林宝夹了一口,她心存感激,“哥,谢谢你。”

“没什么,赶巧了。”

“就算是巧合,对我来说也很高兴。”

小白没太听懂,问道:“你们俩怎么兄妹相称了。”

“义结金兰。”

离人未归

“那我算什么。”她一双纯净的眼睛,看向了林宝,“你有老婆了,我又不能是你妹妹。”

老黄吃的满嘴油,插话道:“你不是他情人吗,这还没分配好位置?”

“你看,总管发话了,你就别问了。”

“滚,谁是你总管。”

小蝶见他们俩斗嘴,忍不住捂嘴笑,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人一生都在寻找回家的路,而那个家,大概就是让人放下所有烦恼和负担,能肆无忌惮的地方吧。

小蝶不确定自己找到没有,但此时此刻,她愿意把身边的人,当做新的家人。

随后,伴随着新年的钟声,四个人的年夜饭开始了。

小蝶的厨艺是很不错的,父母死的早,这些她被迫学会了,也因为颇有天赋,自学了好手艺。

一向自夸厨艺的老黄,也频频称赞,“宝啊,你收这干妹妹稳赚不亏,既满足了你妹控的心情,还能白赚个厨子。”

“黄哥,喝酒吧。”

“哟,小丫头,这么机灵,开始找我认亲了。”

林宝笑而不语,论喝酒,他没见过谁能喝过小蝶,连酒量豪爽的狮王,小蝶也陪过的,狮王自愧不如。

果然,一杯白酒下肚之后,老黄开始吐苦水了,和江柔这一年多感情多么默契,又面临多么麻烦的阻碍,好像天下就他一个苦情的人。

倒是一旁的小蝶,脸蛋酡红,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依然有灵性,一点没醉。

但林宝没想到,小白的酒量那么差。

半杯过后,她就晕乎乎的靠在她肩膀上了。

“妹妹,陪黄哥多喝点,我送小白去屋里休息。”

“你和白姐姐不出来也行。”

“胆子越来越大了。”林宝摸着她的脑袋,她吐了吐舌头。

扶着小白去了卧室,她意识模糊的勾着林宝的脖子,“原来喝酒是这样啊……”

“你没喝过?”

“没味道,为什么要喝啊。”她晕乎乎的躺下,还提醒林宝,不要碰她的头发。

“我知道,头发里有暗器,你不用二十四小时都带在里面吧。”

“我洗澡……都带着。”

“小白,我们出来了。”林宝认真的看向她,本来就白如雪的脸蛋,因为醉酒变得粉扑扑,是少女般的可爱。

她笑了一下,“我知道,你带我出来的,你带我吃了麻辣的火锅。”

“就记得吃了。”

“还记得……”她软绵绵的,身体使不出力气,却要抓着林宝的手,“我记得在乡村的澡堂里。”

“好了,别说了。”

他一头黑线,小白的记忆里,大概都是这样不加修饰的原生态吧。

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嘴角勾起微笑,林宝也不知道她到底想起什么了,也许其他人都很难走进她的内心世界吧。

盖上了被子,林宝在她身边坐了一会,喝了白酒的小白很热,睡衣睡裤从被窝里丢了出来,她转了个身,沉沉的睡去了。

这是唯一一个从斗兽场出来之后,没有任何异常的人,她似乎是天生的白纸,不受任何阴暗面影响。

“新年给你个祝福吧,愿你永远这样纯真下去,晚安。”在粉白的脸蛋上亲了一下,林宝出去了。

然而客厅里,气氛热闹不过半小时,老黄就喝倒了。

林宝出来的时候,身材娇小的软妹子正费力的扶着虎背熊腰的老黄,累的小蝶连都涨红了,“哥,快来帮我,他太重了。”

“我也抬不动他,就丢在沙发上吧。”

老黄被抬到了旧沙发上,然后小蝶主动收拾桌子,林宝看她一个人娇小,忙前忙后的太辛苦,主动去帮忙。

“不用。”

“两个人做更快。”

“真的不用。”她推开林宝,顺势擦了一下眼角,被林宝发现了,“丫头,怎么了……”

“没什么,太开心了……”

说着,她哇的一声,突然哭了出来,放下碗筷,一把扑进林宝怀里,“哥!谢谢你。”

“这有什么谢的。”

“我想爸妈了。”

“那……那哭吧。”

名为团圆的晚饭,却不能和家人团圆,很多年了,小蝶都是孤零零一个人过年,她也喜欢了那冷清气氛的大年三十,可这一次林宝突然送来的温馨,让她温暖的同时,情绪跟着触动了。

压抑了几年,她还是忍不住想爸妈。

厨房里,少女抱住林宝,用哭声结束三十的夜晚,那不是悲伤,更多的是一种温馨过后的宣泄。

林宝不会安慰人,就这样任由她哭着,一路把软妹子抱进了次卧,次卧没有床,只能打地铺睡。

哭累的小蝶,就这么躺在他怀里,也有些疲倦了,“哥,沙发被占了,你晚上睡这里吗。”

“随意吧,我在哪都无所谓,当年在你黄哥的网吧里,还住了好长时间呢。”

“我陪你吧。”

“不用,你去主卧。”

“白姐姐睡觉总挤我。”

“她比你还惨,爹妈都没见过,就被当机器养大。”

“没拥有过就没有痛苦,失去了才是痛苦。”

“你也懂大道理了。”

“我本来就懂。”

两人聊着聊着,时间就进入了深夜,小蝶这里可不是林宝的别墅,能二十四小时都温暖如春,到了后半夜,屋子里开始凉起来。

她缩着身体,和林宝一起躺在了地铺上,当然,林宝不同意,但她不走。

“丫头,我睡觉也不老实的。”

林宝总觉得这是小蝶家里,他明目张胆的去和小白睡一床,不太好,无耻也不能无耻到妹妹家里。

可小蝶却没有说话,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在黑暗中泛着光芒。

“困了?”

她还是没说话,小手突然伸了出去,抓住了林宝那粗糙像石头一样的手,因为喝了不少白酒,她的手很烫。

烫的林宝愣住了,“丫头……”

“为什么不呢。”

咚的一声,林宝脑袋了巧了撞钟。

什么叫为什么不?

小蝶的话,看似含蓄,可对于他们俩说,已经说的很直白了,为什么不?

她依旧平静的眨着大眼睛,不逃避,不拒绝,似乎在等待着林宝的回答。

他愣了一会,“别闹了,你哥哥我的自律性很差,你还不了解吗。”

小蝶噗嗤一声笑了,“是很差,我要叫嫂子的人,恐怕要四五个了。”

“那你还胡闹。”

“不是胡闹。”她语气又恢复平静,“只是觉得你对我就很自律。”

林宝松开了她滚烫的手,干脆把她的头抱在怀里,“既然可以当妹妹,何必给我们两个添烦恼呢。”

小蝶蹭了蹭他的肩膀,“好……谢谢哥哥陪我过年。”

“别告诉你嫂子今晚我在这。”

“哪个嫂子。”

“胡闹,就一个。”

少女嘻嘻的笑了,躺在宽厚的怀里,睡了一个安稳的跨年之夜。